您的位置 : 流年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一姐:阴尸在身边

更新时间:2020-07-26 12:53:31

一姐:阴尸在身边

一姐:阴尸在身边 晴未 著

已完结 余季,白绫 灵异恐怖魔幻玄幻热血爽文

主角余季,白绫《一姐:阴尸在身边》是晴未最新完结剧情极佳的灵异小说,主要讲述了我一直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拥有恩爱幸福的父母,深爱的男友,无话不谈的闺蜜,然而这一切都在我20岁生日过后,翻天覆地。一个陌生男人总会无缘无故光临我的梦境,似亲密的爱人,又宛如恶魔,突如其来的车祸,不存在的肇事者,鬼气森森的医院,神秘的转学生,以及我突然间似乎拥有了能预测死亡的能力,一系列的怪事接踵而至……一番生与死的纠缠中,我与他……那座南朝古墓,我们在古墓中不慎与大部队走散,经历了一系列的危险,死里逃生,又看到了夏姓

精彩章节试读:

一双大手在我身上肆无忌惮地游走,男人温热而又艾1魅的气息在耳边萦绕,我费力地想要睁开眼睛,眼皮却犹如千斤重,眼前只有无尽的黑暗。

“白绫,好冷!好冷……”

低哑的男声自耳边响起,带着丝丝的凉意。

谁,谁在叫我?!

冷风穿堂而过,吹得我混沌的思绪渐渐变得清晰,原本僵硬的四肢也终于得以动弹。

“你到底是谁?”我猛地抓住男人的手腕,彻骨的冰凉瞬间冻伤了我的指尖。

男人也不挣扎,只低头俯在我肩上,轻轻说了句:“白绫,再见了。下次再会!不要忘了我,嘿嘿嘿……”

我无由来地心里一慌,就好像在经历一场痛彻心扉的离别,下意识地惊声道:“别走!”

然而他不再回答,他的手渐渐变得又轻又软,我用力一握,却只抓到一团空气,原本压着我的身体也在冷风中消失不见。

我猛地惊醒过来,整个人条件反射地从chuang上坐了起来,身侧的窗户大敞着,深夜的晚风格外阴冷,吹得窗帘一荡一荡,好像一团又一团虚无的鬼影。

最近我被这样似梦非梦的场景折磨得几乎要精神分裂,明明只不过像是最普通的鬼压chuang,然而每一次醒来,我都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现实。

四周寂静无声,只有墙头的挂钟依旧滴答滴答地响着,我抬眼一望,时钟正正地指向凌晨三点。

我伸手抹了一把汗湿的额发,打算去客厅接杯水喝。

冰凉的液体滑过喉咙,我长舒一口气,放下水杯的一瞬间,父母的卧房内突然传出异响,像是什么重物砸在木地板上,发出沉重的闷响。

心脏停跳一拍,我下意识地握了握拳,轻声唤道:”爸,妈?”

没有人回答我。

我突然想起,昨天父母已经回了乡下,所以此时这座房子里应该只有我一个人。

我望着紧闭的卧室门,有点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最近真是流年不利,明明以前从来不会在半夜醒过来的,看来得找个道士给我驱驱邪才行。

想到这里,我有点哭笑不得地迈出步子,正打算去检查一下,手机铃声却突然响起。

“葫芦娃,葫芦娃,一个藤上七个娃……”

鬼畜的铃声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突兀,衬着有些诡异的气氛,让我提起的一颗心瞬间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你妹,居然又擅自换我铃声!”这种恶趣味的铃声,想来也只有一个人会这么无聊,明明20几岁的人了,居然还跟个幼稚园儿童一样!

阿梦就经常语重心长地跟我说:“余季这个人吧,长得是挺帅的,好歹在我们系也能混成个系草,可尼玛智商就怎么这么不上道呢?”

那个尼玛,充分地暴露了她内心的愤怒,余季是我的男朋友,照阿梦的说法,我就是养了个儿子,要不怎么说智障儿童欢乐多呢,你看看他,什么时候能长大?

每次我都只是一笑而过,说:“余季傻是傻了点,双Q虽然低了点,但好歹那张脸还能弥补一下,人嘛,总是有点残缺美才真实。”

余季每每都只是一脸委屈地望着我,说:“小爷我好歹也算是医学院一枝花,每年奖学金哪次没有我,你们这都是羡慕嫉妒恨!”

阿梦:“切,残花败柳吧,现在小鲜肉这么多,分分钟把你吊起来打。”

鬼畜的铃声依然摧残着我的耳*,原本的恐怖的氛围一扫而空,我无奈地撇起嘴角,快步走进卧室,迅速地按下了接听键。

“喂,你好?”

“你好,请问是白盛安先生的女儿白小姐么?”是个陌生的女声。

“是我,请问你是?”这明明是爸爸的号码,我的心里突然涌上一股莫名的不安。

“我是市一院的值班护士,你的父母在国道上发生车祸,现在正在我们医院进行抢救……”

“什么!”

那一瞬间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听见自己空洞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来:“他们,我爸妈,还活着么?”

“这个,你来了就知道!”

赶到医院的时候,抢救还没有结束,我呆呆地站在手术室门口,空荡荡的走廊上,明晃晃的白织灯一直蔓延到远处,投射在医院苍白的墙壁以及地面,冰冷异常。

好冷……

细微的风声从耳边掠过,恍惚之间,我好像能够看见走廊的尽头站着一个人,正歪着头朝我微笑。

明明隔得太远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脸,但我就是觉得他在对我笑,令人毛骨悚然的那种笑。

恐惧来得猝不及防,我的呼吸莫名急促起来,脚步却不由自主地朝着尽头走去。

都说医院是阴气最重的地方,我向来避之不及,此刻身体却好像脱离了大脑,变得不受控制。

原本明亮的灯光突然晃动起来,照得我的影子摇摆不定,远处的人影也变得模糊起来。

耳边的风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凌厉起来,如同锋利的刀片刮在我的脸颊上。

“白小姐!”一只手突然从后面搭上我的肩膀。

我猛地回头,却看见护士带着口罩的脸,原本的风声,摇晃的灯光,走廊尽头的人影,统统消失不见。

“你怎么了,白小姐?”也许是我惊慌的目光吓到了她,护士也冷不防地哆嗦了一下。

我这才回过神,目光越过她看向后面手术室大敞的门,忙问道:“我爸妈呢,他们怎么样了?”

护士松了一口气,摘下口罩对我笑道:“已经脱离危险了,现在还需要再留院观察一段时间。”

“太好了!”我只觉得鼻头一酸,眼泪顿时倾巢而出。

护士安慰了我几句,又说:“那麻烦白小姐去一楼大厅的值班室缴纳一下费用。”

我点点头,迷迷糊糊地跑到楼下,摸了摸口袋正准备交钱,才发现之前因为出来得太匆忙什么东西都没带,全身上下连个一毛硬币都掏不出来。

望着值班护士满脸不耐烦的表情,我有点尴尬地朝她笑了一下,说:“可以借你们医院的电话用一下么,我忘记带钱了。”

好不容易借到电话,拿起话筒我又犯了难,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拨通了唯一一个我记得的号码。

深更半夜的,那丫头被我吵醒估计会弄死我。

铃声响了老半天才接通,阿梦迷糊却带着杀气的声音响起:“哪个孙子三更半夜扰人清休,活得不耐烦了!”

“是我,阿梦。”我没心思跟她扯皮,有点焦急地打断她:“我现在在市一院,你能不能送点钱过来给我?”

“白绫?”她似乎有点惊讶。“你在医院,发生什么事了?”

“我爸妈出了车祸,你赶紧送钱过来吧,我到时候跟你解释。”

“好好好,我马上过来,你别着急。”阿梦没有问太多,急匆匆挂了电话。

我坐在大厅中间的椅子上,望着外面的夜色出了好半天神,脑子里混乱不堪,眼前一会儿是父母满脸是血倒在公路上的场景,一会儿又变成梦里那个男人那张笼罩着黑雾的面孔。

不知道为什么,那张面孔在我眼前逐渐变得清晰,我看不见他的脸,只有一双眼睛,幽深得仿佛沉睡千年的古墓。

正当我出神之际,阿梦火急火燎地推开了医院的大门:“白绫!”

我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一看见她,眼泪瞬间哗啦啦地止不住往下掉。

阿梦一把抓住我的手臂,问道:“叔叔阿姨怎么样了,脱离危险了么?”

我拼命地点头,喉咙却像是被哽住一般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话来。

“那就好,那就好。”阿梦一向与我心有灵犀,此时也没有再询问什么,只说:“先去缴费吧。”

我们两人一起过去交了钱,阿梦拖着半死不活的我跑到住院处,我趴在病房外的窗户上看着沉睡的父母,再次哽咽起来:“真希望他们不要有事,阿梦,手术费等我回家就还你。”

阿梦拍了拍我的肩膀:“不急,咱两谁跟谁,我妈一听是叔叔阿姨出了事,就二话不说把卡往我手里一丢,说随便用!”

我感激地冲她笑笑:“谢谢,要是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诶,这种时候你居然是第一时间想到我而不是余季,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该夸你没有见色忘义。”

我只是不记得他的手机号了。”

“……”

我这人天生忘性大,要不是跟阿梦从小一起长大,对她的手机号QQ号甚至一切密码排列组合都烂熟于心,恐怕我就真的只能一脸懵逼地被护士给赶出医院大门了。

“算了,懒得说你。”阿梦恨铁不成钢地撞了撞我的肩膀,问我:“你现在是打算先回家还是怎么样?”

我抬起脸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行了行了,跟我回家吧。真不知道我怎么就这么大爱无私,摊上你这么个闺蜜,你把余季当儿子养,我也只能把你当女儿养了。”阿梦一脸促狭地看着我笑。

“滚滚滚。”我推她,”一下子占了两个人便宜,你真够可以的。”

临走之时,我突然转头看了看走廊尽头,那灯光企及不到的地方,黑暗的角落里,好像隐藏了无数的秘密。

猜你喜欢

  1. 灵异恐怖
  2. 魔幻玄幻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