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流年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王妃,你的鞋掉了

更新时间:2019-11-19 23:56:29

王妃,你的鞋掉了

王妃,你的鞋掉了 三杯两盏 著

连载中 项天礼,乾陵悦 宠文小说穿越小说言情小说古代言情

《王妃,你的鞋掉了》是三杯两盏最新完结的穿越小说,主角项天礼,乾陵悦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急诊医生一夕穿越为声名狼藉的王妃,周遭诸多指责谩骂,不过雨她无瓜,她只想攒钱钱行走江湖浪迹天涯。“给本王滚出王府,不要脏了我的眼。”“小的这就滚。”“回来,补药都留下。”“拜拜了您嘞。”“你在干什么?”他盯着在王府内兜售药品的女人。“攒钱。”“干什么?”“远走高飞。”王爷以内力震碎休书,默念:本王不与傻子计较……

精彩章节试读:

项天礼顺着她的台阶收起气势,没再提惩罚的事。

闹完一场的乾陵悦狠狠出口气,坦然拿起碗筷。

虽说她自认为原主的身世过往与她无关,但也许是记忆加持,让她对项天礼有种说不出的气愤委屈,不如新账旧账一起算。

一顿饭吃得食不知味,侧妃们吃完纷纷找借口离开,远离修罗场,下人也都各行其是,将桌上收拾得干干净净。

唯有乾陵悦、项天礼和柳榕三座大山稳坐桌边。

“王爷,下午我想回丞相府一趟。”乾陵悦本就是为了请示这事才留下。

项天礼冷哼一声,“方才见王妃有主见得很,出个府不用向本王报备。”

“是。臣妾谨记。”她嘴角一勾,假装没懂他的深意,权当得了特赦令,“日后再不敢拿此事叨扰王爷。”

说完转身离开。

桌边只留项天礼与柳榕。

“王爷,既然她一心想走,您又何必苦苦留她?”人一走,柳榕就忍不住开口询问,“即便有丞相遗愿,可这是她本人所想,也怪不到您头上。”

此话在理。

但项天礼此刻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刚才竟然完全被乾陵悦绕了进去。

既是惩罚,直接让人拉下去就好,他还听她半天废话,当真在她的死与休中选择,真是愚蠢。

不过她倒是聪明,主动给出选择,就能将对方陷入被动之中。

“真是……小聪明不断。”他低声慨叹,倒没有往日的反感。

柳榕见自己说了半天,他压根一句话没听进,气得捏紧拳,又想到他最近对乾陵悦的奇怪态度,忍了忍,吃了前车之鉴没有开口。

等分开后回到寝殿,她气不过,一手挥落桌上的杯盏,吓得下人猛地跪下。

“那个妖女到底用了什么妖法,竟然能让王爷忍让再三。”她疑惑自问,眼中满是不甘与狠厉。

这一年,她费尽心思,好不容易在那晚和乾陵悦达成协议,眼看即将坐上正妃之位,不料那个妖女死而复生。

“榕妃。”随侍婢女草娥颤巍巍提醒,“今日……王妃召过江湖术士。”

柳榕眼睛一亮,莫非……

定然如此。她手猛地一捶桌面,眼神更暗,“散播出去。”

“这事王府的人都知道了。”草娥不明白她的意思。

“不,他们还不知道王妃用妖术控制王爷。”柳榕嘴角微勾,狠厉更甚,和她斗,她非要把她拉下来。

毫不知情的乾陵悦此刻正乖乖地任由绿竹打扮自己,期间打听着,“你可知相府现在还有何人?”

绿竹歪头想了想,“上次听路人说相府遣散了一半下人。”

“嗯?”她扭头追问。

“女婢也不是特别清楚,只是这么一听。”

也是,她能知道什么,还是亲自去看一眼踏实。

去相府的路上她一路打量着接道,却与才走过的一遍心境全然不同。

什么时候才能从王府出去?这几日行程满当,没有多少在王府走动的机会,但那些下人恐惧的打量已经充分表明态度。

她没有兴趣讨好他们,改变人的认知是她已知里最难的事。

既然如此,不如直接开始新的生活。

“王妃,您为何一直沉着脸?”满是出行兴奋的绿竹一回头看到她满面愁容,收起饱胀的情绪,小心询问。

虽然王妃不复从前的情绪反复,但现在也容易时不时地陷入愁苦中,让她不知如何应对。

“一点私事。”

绿竹知趣不再问。

抵达相府时,门口竟只有一个守门的奴仆,见小姐回府,立刻高声迎接。

不一会儿老老少少的都迎了出来,面上尽是激动与高兴。

“小姐,您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好给您备菜啊。”年纪稍大的老人手都在抖。

乾陵悦望过去,认出她是奶娘丽娘,不知所措地回以微笑,“不用那么麻烦。”

这是她到这个世界后,唯一一次收到主动的善意。

相府中的人不论地位高低,都和乐融融,带给她罕有的家的温暖。

“夫人已经等在大厅了,小姐快去吧。”

她心中一紧,凭空多个母亲,她不确定自己能处理好那份属于她自己的生疏。

“悦儿。”刚踏进门,一道温和的呼唤响起,她抬眼看向正中间站着的人,鼻尖擅自一酸。

眨眨眼将眼泪憋回去,她大步向前,在母亲面前站定,低声回应,“母亲。”

丞相夫人散发自然的书卷之气,发饰简约大方,眉眼依稀有细微皱纹,却温和慈爱,皮肤却保养得很好。

只是那一声唤里夹杂着主动复杂的情绪,引得她不禁落泪。

“好久不见了。”丞相夫人摸着她的手背,盯着她看了良久,牵着她缓步往里走,“规矩不能乱,先去看望你祖父,之后我们再细聊。”

乾陵悦一愣,祖父?原主记忆里关于这个人的信息几乎没有。

直到看到里间榻上一动不动卧着的人,她才缓缓记起一些。

祖父原本健朗,甚是疼爱她,本来相府上和下睦,可丞相意外身亡后,他便忽然一病不起,毫无意识,却有呼吸,似陷入昏睡。

医学本能让她在脑内搜索病症可能的原因,以至忽略夫人的唤声。

“悦儿,我知你关心祖父安危,但……你嫁入王府后,我又去请了有名的郎中医师,皆无办法。”她眼中一暗,又低声苦涩道,“只怕当年真相无从得知了。”

“真相?”乾陵悦眉头微皱,莫非祖父的昏迷另有蹊跷?

猜你喜欢

  1. 宠文小说
  2. 穿越小说
  3. 言情小说
  4. 古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