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流年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红颜乱:阴差阳错非你不可

更新时间:2020-09-10 15:50:11

红颜乱:阴差阳错非你不可

红颜乱:阴差阳错非你不可 云相容 著

已完结 谈泊卿,顾微月 腹黑男主古言小说

主角是谈泊卿,顾微月《红颜乱:阴差阳错非你不可》是最新完结的言情小说,顾微月是个福星,她刚刚出生的时候,顾曾的生意越做越大,成了举国上下无人可与之匹敌的富商,但是她十二岁那年,便有相士说顾微月福气太过,不宜留在身边。就这样的她,红颜一朝归去,芳华不再。沉浮旧梦,弹指间。记忆中的所有随风而逝,今生有缘,望来生还能再见。

精彩章节试读:

白日里在街上闲逛,生活总是平淡无奇,在家里要不就是跟顾花朝吵吵嘴,要不就是跟柳姨娘斗斗狠,顾微月也有好一阵子没见到谈泊卿了,他都很少来找顾泽悠,顾微月这几日正心烦,支开了云锦,想一个人想到外面散散步,却不想来到了明镜湖。

脑中又回想起那个夜晚,谈泊卿在这里吹着紫竹洞箫,那箫声,至今仍萦绕在耳边,让她难忘。

热风拂面,湖水漾起细细的波纹。

而此时,那个人就出现在湖的对面,一袭白袍,负手而立,衣袂卷起,嘴角上扬,如谪仙般。

顾微月双眼放出炯炯光芒,嘴角溢出笑来,正欲跑过去,却又觉得不太好,于是对他绽开一个笑容,缓缓走过去,朝他一福,“见过谈公子。”

“顾姑娘,”他看了顾微月一眼,轻声喊到,又看着湖面,悠悠地说,“姑娘怎会来此?”

“只是无事可做,想来散散步,却遇到了公子。”顾微月也看着湖面,总觉得此时此景太过美好,有些虚。

“原来我与姑娘是不期而遇了?”

顾微月一惊,脸颊有些红,“近来心有点躁,公子呢?为何而来?”

他不说话,转过身,双目朗日月,二眉聚风云。他抬起手,白皙修长的手中有静静地躺着一支玉簪,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顾微月一怔,那是她的玉簪啊!

“这是,我遗失的玉簪,怎么会?”顾微月诧异的看着他,不明白怎么会落到他手中。

“那日晚上,姑娘遗落在这湖边了。”

顾微月方回想,是啊,是那天晚上就不见了的,顾微月以为是云锦弄丢了,还说了她,把院子里的奴才全骂了好久,那可是外婆送与她的,外婆说这一走,可能很难有再见之日了,便给她这支玉簪留念,没想到是她自己给弄丢了。

逢郎欲语低头笑,碧玉搔头落水中。

顾微月一伸手,踮起脚尖就要去拿那玉簪,谈泊卿却收回,带着一丝玩味地说:“我帮你找到了簪子,你要如何报答我?”

顾微月愤愤的,就找了一支簪子而已,还要勒索她?太没天理了!

“公子说什么就是什么。”说完又去抢,奈何实在是抢不到,谈泊卿举过头顶,顾微月身高不够。

“哦?此话当真?”他有些得意。

“定不食言。”

“姑娘可莫要忘了今日所言。”

“嗯嗯。”

他终是把那玉簪给了她,顾微月爱惜地抚摸着它。

谈泊卿看着她那模样,好像很重视玉簪,顿时有些不悦,问:“这玉簪可有什么来头?”

顾微月”嘿嘿”地笑了,不过是一支普通的玉簪,虽说做工较精致,但质地不高,值不了什么大钱的。

没注意到谈泊卿脸上的愠色,顾微月开口说:“簪子是普通的簪子,重要的是送簪子的人。”

他迷起眼睛,略微低头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眼眸,脸上闪过一抹伤,“是易少谦送的?”

说到这人真是煞风景!

顾微月还未开口,他又说:“哼!那日易王府祝寿他是不是缠着你了?”

他怎么知道?顾微月惊讶地看着他,他一副很认真的表情,不像是在和她开玩笑。

“他是跟我说过一些话。”思索了片刻,顾微月说道。

“说了什么?”他眯起眼。

顾微月当下不满意,敢情她什么都要向他汇报了,他们实在是没什么特别的关系,他越逼问,她偏不说。

顾微月别过头去,用平淡的口气说道:“没说什么,就是问关于顾花朝的事!”

他看向湖面,久久不说话,顾微月以为他生气了,她也不想低头,本来我就是没有必要事事告知他的。

“他写了一封信给你?”他突然又问到。

顾微月顿时就恼了,心里不服气,他凭什么都知道,难不成他在她身边安排了眼线?

“是。”爽快的承认。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愿一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何时见许兮,慰我彷徨,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他悠悠吟出口。

顾微月彻底呆了,难不成他是神仙,连信的内容都一清二楚?

“看来他是很喜欢你的。”他又说。

“你,为何知道这些?”

“易少谦告诉我的。”

什么?易少谦连这都跟谈泊卿说?

“易公子“你可喜欢他?”

“喜欢否,厌恶否,这都不关公子的事。”

其实,顾微月是不喜欢易少谦,一点也不喜欢,她只是好奇,谈泊卿这是什么意思。

”你若是喜欢他,要将终身托付于他,也不是不可,只愿你不会后悔。”

“我自有打算,不劳公子费心。”

他苦笑,“还记得我曾经提醒过你,不要与易少谦走得太近,如今看来,是多此一举了。”

突然觉得自己说得有点过分了。

“公子不必忧虑,我与易公子是不会有什么故事的,之前微月有什么说错的地方还请公子见谅。”

他转过头来看着顾微月,说:“凡事皆有因有果,若是遇到麻烦,自有它的对策,不必烦心,也不必躁,心静才能解决。”

“嗯。”这是在回应顾微月之前说的心里很烦躁。

”今日我来此,是想起那日夜里曾与姑娘在此相见。”

顾微月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姑娘可知,当我知道易少谦有心于你的时候,心便不能平静,当我知道他纠缠于你的时候,我便坐立不安,当我知道他写信向你求爱的时候,我便再不能自抑,而你,怎能如此?怎能?”语气中尽是无奈与忧虑,还带着点点伤痛。

顾微月尚未反应过来,原来,谈泊卿与她想的是一致的,原来不是她一厢情愿?

看到他眉头深锁,顾微月不禁伸出手去抚平。

谈泊卿眼里都是惊讶,当然还有开心。

“公子乃逸群之才,怎会为此而忧?微月只是万千人中最平凡的一人,论姿色,论才学,皆不出众,实不值得公子如此挂心。”其实顾微月是很开心的,只是她不能确定,若是她想错了,才是真正的一厢情愿。

他一把握住顾微月的手,“依我看,姑娘才是千秋无绝色,如仙子下凡。”

两人相视一笑,顾微月看着他,说道:“只愿君心似我心。”

他接下:“定不负相思意!”

顾微月突然想到什么,告诉他:“那玉簪,是我外婆送给我的。”

他淡淡一笑,“我知。”

她又迷茫了。

如此信任你,你却在这里跟我生气。”顾微月有些好笑,易少谦喜欢她,谈泊卿没事做生什么气。

猜你喜欢

  1. 腹黑男主
  2.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