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流年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江湖悬案

更新时间:2020-07-26 11:47:56

江湖悬案

江湖悬案 贪狼星将 著

连载中 骆天光,钟罄 魔幻玄幻

《江湖悬案》是贪狼星将最新完结超热门的武侠小说,主角骆天光,钟罄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曲悬疑,一瓢剑影。诉说着武林中的种种奇闻异事。从芙蓉镇的灭门惨案,再到金苓公主的神秘失踪,漂洋过海的异国皇权争夺,每一个故事都让人充满了疑问,而当种种痕迹被拼凑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最大的凶手竟是......

精彩章节试读:

钟罄与林凤雪迅速的在骆宅内的各间屋子转了起来,骆宅并不算小,大小房间起码有四五十间,在最终的分析后,钟罄把目标定在了骆天光的书房。

“我都已经怀疑你了,那是一把刀而且是把宝刀啊,怎么可能会藏在书房里呢?我觉得倒不如去练功房里看看。”林凤雪翻得有些不耐烦了,开始质疑起了钟罄。

而钟罄没有理会,依旧认真的一本本翻看着骆天光书柜上的书。他总觉得这间书房一定有问题,这座宅院建的非常讲究,每一个细节应该都是有专业的人设计的,可是唯有这间书房,他从踏进的那一刻就感觉不太自在,虽然他并不懂什么风水。

林凤雪还在一旁抱怨着,似乎已经认定了钟罄的行为是在浪费时间。

“唉呀大小姐,你可不可以稍微安静一点啊?我头都被你吵的大了。如果你觉得你有别的更好的想法的话,那你可以自行去做啊,或者觉得我不可靠的话我也可以走的,本来也不是我自愿跟你做这种事的。”林凤雪的唠叨已经开始让钟罄不耐烦了。

听到钟罄的话,林凤雪只得闭上了嘴坐到了一边,生怕再过啰嗦的话钟罄真的会一走了之,那么剩下自己就更加没有头绪了。

“喂,大盗的女儿,你过来看看这个。”钟罄突然拿着一本书,然后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对于这个称呼林凤雪当然是很不满意的,她嘟囔着嘴说道:“我父亲是总瓢把子,不是什么大盗,请你对他尊重点。”说着,林凤雪已走到了钟罄跟前一把夺过了他手中的书。

“道德经?这不就是一本道家的书吗?有什么奇怪的?这骆天光的无极门也是道家门派,他书柜里有本道德经有什么奇怪的?”说完林凤雪把书直接扔到了书桌上。

“唉,女人啊,总是愚蠢又无理的,居然仅仅凭借表象就那么断定一件事物。我看如果今天真的只是你自己的话,恐怕你老爹永远都找不回来了。”钟罄摇着头,从桌上再次像找到珍宝一样的拿起了那本书。

林凤雪当然听出了他的意思,看来他是从书中找到了什么信息,所以赶紧凑到了钟罄跟前,期待的等他说下去。

钟罄翻了翻,找到了刚刚的那一页然后放在了林凤雪面前,然后读起了上面的一句话:“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

林凤雪努力着回想着她所读的这本书,可是似乎与原文并无悖逆之处,她又开始不解了,挠了挠头,再次把目光放在了钟罄身上。

“我真的看不出来,你就快些说吧,我承认我不如你总可以了吧。”林凤雪有些激动了,因为她明白,似乎这小子已经找到了藏着七星刀的地方了。

钟罄摇了摇头,还不忘挖苦两句林凤雪。

“看来你这张漂亮的脸蛋似乎把你的脑子全都吸收了,难道你就没看出这间屋子的特别之处吗?算了吧,估计你也不明白,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什么情况下一个健全的人会看不到、听不见和摸不着呢?”

这个问题真的是狗屁不通了,一个健全的人怎么可能会连这三种最基本的本能都做不到呢?

林凤雪想了想,然后说道:“那是不是说这个人被人绑住了然后眼睛耳朵都被蒙上了呢?”

当然这个回答又是错误的了。钟罄把书再次拿到了林凤雪的面前,依旧把刚刚的几句话指给她看。

“从刚进这间屋子开始我就一直觉得很奇怪,你看我们眼前的这张书桌摆在这里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一般人的习惯都是巳时的,可是眼前这张桌子刚好面对的是那扇窗户,阳光会直接透过窗户直接照到这张桌子上的,在刺眼的眼光下试问一个人怎么能够看到书上的内容呢?”

林凤雪听他那么一说,确实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她点了点头,然后说道:“确实是不可能的,按理说说桌应该是放在背光的地方的。那所谓的听不到和摸不着呢?这两点又该怎么解释的呢?”

钟罄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然后把林凤雪按在了书桌旁的座椅上,随后自己走到了门口。林凤雪不晓得他这又是意欲何为,只是随着钟罄的方向看去,可是不一会却看不到他的身影了,因为从门口到她坐的地方中间隔了一根很大的柱子。而不一会,钟罄又走了回来,重新站在了林凤雪的面前。

“有听到我刚刚的讲话吗?”钟罄看着林凤雪问道。

“啊?你刚刚有说话吗?是不是关于七星刀的事?”林凤雪诧异的看着钟罄。

钟罄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喜色,他指了指门口处继续说道:“看来我猜的果然没有错,你是不是刚刚也看不到我了?因为挡在我俩中间的那棵柱子太大了,从开始我就在想,一根用于支撑的柱子有必要那么粗吗?我刚刚用了寻常的声音叫你的名字可是并没有听到你的回答,然后我又加大了一点音量可是你依旧没有理我。”

林凤雪疑惑的看着钟罄,不可置信的问道:“有吗?我可是真的什么也没听到的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听不到吗?”

钟罄点了点头,然后又走到柱子旁边敲了敲,接着说道:“没错,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听不到了,之所以听不到是因为这跟柱子的材质比较特殊,并不是木头的,它应该把我的声音拦截住了。不过按照正常人的习惯,所有的设施都是应该为了方便设置的,这样的布局无非是增加了很多的不便。起码有人来禀报什么事情的话,就不得不跨过柱子走到近前来说了。”

林凤雪点了点头,听了钟罄的这番话她突然觉得找来这个人帮助自己看来是今天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了,否则只凭自己,恐怕把人家整个宅院翻遍了都不可能会想到这一点的吧?

而已经解开了前两句话的钟罄此时也轻松了不少,因为相对于这看不到和听不见,摸不着就更加容易理解了。

“我想这摸不着不需要*做解释了吧?”钟罄笑着问道。

林凤雪没有回答,但是自信的笑容却已经做了解答,她离开了座椅径直走到了书柜的前面。

“所谓的摸不着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了,书房本来就是用来读书的,正如你说的,所有的摆设应该是你方便为前提的,可是现在这张书桌居然离书柜有两丈远,那拿起书来岂不是太过麻烦了?所有摸不着应该就是这个意思没错的吧?”

这可能是林凤雪今天唯一说对的一句话了,所有喜悦的心情不言而喻,全都在脸上的笑容中表现出了,原本美丽的容颜再配上这般笑容,让她显得更加美了。

钟罄也笑了,但是却不是因为林凤雪解开了第三句话,而是他突然间感觉在林凤雪露出笑容的那一刻,即使是叫他去做再艰难、再危险的事情也都是值得的,就好像她的笑已经抵过了所有世间的珍宝。

可是他嘴上却依旧没有夸赞的意思,好像毒舌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如果和别人讲话不夹带几句损人的话,他浑身也许都会不自在。

“呦,没想到你居然还是有点脑子的吗?不过也难怪,这第三句话确实很好理解,恐怕世间只有笨**才会猜不出吧。”钟罄懒洋洋的坐到了座椅上,顺手用骆天光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懒散的看向了林凤雪。

而对于刚刚陶醉在自我欣赏中的林凤雪来说,钟罄的话无疑又给她扫了兴,原本才挂在脸上几秒钟的笑容又被气氛的嘟嘴取代了,不过佳人就是佳人,不论什么样子都是有着自己独特的美。

“好好好,这世界上就你了不起,那现在三句话全都解开了,你告诉我七星刀到底在哪啊?”林凤雪也是倒了杯茶坐到了一旁的会客椅上,索性把问题全都推给钟罄,自己图个轻松。

钟罄倒是不紧不慢,又是喝了几杯茶然后才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再次拿起那本道德经,然后用手指着最后一句话对林凤雪说道:“这世界上总是有问就有答的,既然前三句是谜题,那么最后一句肯定就是答案了。”

“混而为一?这意思难道是要把桌子、书柜和柱子放在一起吗?”看着这最后一句话,林凤雪试探性的问道。不过看到钟罄对自己翻白眼的样子,她知道自己又猜错了。

“我的姑奶奶,刚刚还自作聪明的想到了一个答案,现在居然又原形毕露了,三件东西堆在一起那就叫混而为一了吗?再说你是想把柱子拔下来吗?”钟罄没好气的质问道。

林凤雪也是脸一红,其实对于她来讲因为父亲地位的关系,所以从小不管说什么她所接触的一些人都是顺从的,也就有了她这种口无遮拦,甚至可以说说话很少经过大脑的性格。

“那......那你说吗,总是卖关子,你是故意找话题来羞辱我吗?”林凤雪假装嗔怪的说道。

钟罄对这种姑娘也真是没办法了,他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把林凤雪从椅子上拽了起来。

“所谓混而为一当然不是把东西全都摆在一起,而是三件东西的中心点。你仔细看看,虽然屋里的摆设显得有些杂乱没有秩序,可是你没发现三件东西之间的距离都是对等的吗?”说着话,钟罄顺手指给了林凤雪看。

林凤雪按照钟罄的话看去,真的是如他所说,居然三件物事的相隔距离都是隔了十八块地砖,她不禁从心底佩服起了钟罄过人的观察力。

“那你的意思是,只要找到三件东西的中心点就能找到藏刀处了?”林凤雪眨了眨眼睛,说话的声音已经小到了极点,生怕又会说错话被对方数落。

钟罄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拍了拍手,脸上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对吗,就是这个意思了,其实意思就是找出中心点吗。我想在中心点的那块地砖上一定是隐藏了什么机关的。”说着随手拉起了林凤雪的手向中间那块地砖走去。

林凤雪虽然出身于武林世家,而且平时接触的也是些粗狂的豪杰,但是毕竟自己是个女儿家,平时打架喝酒的事虽然都做过,不过手却还是第一次被除了自己父母以外的人牵起,而且居然还是一个陌生男人。可是不知为什么,她却感觉很踏实,就算心里还是不好意思的。

“应该没猜错的话就是这里了,我来试试。”说罢钟罄运气内力,将真气灌注到自己脚下,狠狠的踏向了脚下的地砖。果不其然,那块地砖竟是空的,而随着地砖的破碎,下面也出现了一条地道。

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林凤雪又呆住了,如果下去的话,是不是就能找到七星刀了呢?她抱着疑问看向了钟罄,现在所有的一切,她全都寄托在这个陌生人身上了。

“还愣着干嘛,我觉得刀是不会自己长腿跑出来的吧?走吧。”说着,钟罄硬拉着林凤雪把她带了下去。

隧道不长,但是很窄,两个人低着头借着一点点光亮艰难的往里面走去。可是转了个弯,眼前的景致却完全不同了,因为里面不但灯火通明,而且装潢还甚是奢华,甚至比起皇帝的金銮殿都毫不逊色。

“哦,这地方还不赖吗?没想到这骆老爷子书房下面会有这么好的地方。”钟罄不禁赞叹道,然后悠然的站在原地欣赏起来。

“喂,快去找刀啊。我觉得刀肯定会藏在这里的。”林凤雪也显得很是激动,迈开腿就要往前跑去,可是却被钟罄一把拉了回来。

“笨女人,着什么急?你不怕有机关吗?”说着他解下了后背上的那把钝剑,然后把包裹的布再次解开了。

林凤雪也是没有见过那么难看的武器,她不禁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你就用这个做武器啊,也太难看了。等你帮我找到父亲,我叫他送你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我们家锋利的兵器可多的是呢。”林凤雪说的很是自豪,可是也是事实,他们家虽然不能归类为门派,可是在绿林中可是第一号的,而按照规矩,三十六寨打劫来的有名兵刃器械都要首先交给总瓢把子,然后再依次分配的。

可是钟罄似乎很是不领情的样子,他半蹲在地上将剑柄拿在手中,随后运气了内功,紧接着只见他用力向前一推,只听“嗡”的一声,整柄剑就在路中间成一条直线飞了出去。

光听剑在空中的声音,就知道这把剑应该是分量不轻的,而加上钟罄深厚的内力,使得这柄剑的剑气更加浑厚了。林凤雪已经抑不住心里的惊讶,就要拍手叫好。可是“好”字还没喊出口,就被眼前的一阵叮叮当当声压回去了。

看着眼前的场景,林凤雪不觉后背都湿了,看着剑上吸满的各式从四面八方飞来的暗器,她真的有些后怕,要不是刚才钟罄及时的拉住了自己,那么恐怕现在这些暗器就会全都在她的身上了。

“呜,还挺壮观吗,没想到这地方会有那么多的暗器啊。”看来钟罄刚才的那一下也是耗了不少体力,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嘴里还在喘着粗气。

“谢谢你啊,要不是你的话,恐怕我现在都是死人了。还有我收回刚才的话,你的武器真的很特别,它叫什么名字啊。”林凤雪感激的说道,然后紧接着跟钟罄走到了剑的旁边。

钟罄从地上捡起了剑,原本就不轻的剑现在又粘满了各种暗器更加重了,他运起内力然后大喝一声,紧接着那些暗器就星星点点的落在了地上。

“不要小看它,虽然它确实没有你想象的漂亮,可是还是很不错的,它叫御剑是我给它起的,意思呢是因为我和别人打架只防御,我从来不会让它沾染到别人的血,这是我的三个原则之一。”钟罄笑了笑,然后把剑重新系到了自己后背上。

对于钟罄的话林凤雪真的闻所未闻,因为在江湖中的每场厮杀都等于是搏命,而他却说自己从不**,那遇到高手岂不是很危险的事?她真的越来越对钟罄这个人好奇了。

“对了,现在知道了你剑的名字,我却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叫什么啊?”林凤雪问道。

“钟罄,江湖上应该还没我这一号,你应该是不会知道的。”钟罄答道,然后继续拉起林凤雪向前走去。

大厅的尽头,是一张金丝楠木的桌子,单单是这张桌子,价值已经不菲了,桌子的正中间摆着一个纯金的长盒,在烛火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哇,好漂亮啊。”林凤雪不禁赞叹道,看来女孩子都是比较喜欢金银事物的,即使这些真的用途不大。

钟罄看着她可爱的样子又是一笑,然后指着盒子说道:“看这个长度应该就是盛装七星刀的盒子了吧。打开吧。”说完,他用手指了指桌上的盒子。

而林凤雪没有动,而是脸上露出了警惕的神情,转而又看向了钟罄。

“这个要直接打开吗?会不会也有暗器的?”

林凤雪担心的样子让钟罄不由的发笑,他打了个响指然后走到了盒子面前。

“前面的机关已经这么严密了,像这种豪华的物事主人是舍不得放暗器的,因为无论是桌子还是这个盒子都可以说是七星刀的陪衬,更加是一件艺术品,试问有谁舍得让心爱的艺术品损伤呢?来吧,我打开盒子你把刀拿出来。”说着钟罄伸手打开了盒盖。

林凤雪期待的看着钟罄是手,一颗心也是“砰砰”的乱跳起来,眼看着苦苦找寻的七星刀就在眼前了,它到底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可是打开盒盖的那一刻,两个人却都傻了,因为里面居然是空的,居然费了那么多的时间最后却找到了一个空盒子。林凤雪眼见寻找父亲的线索又落空了,眼神中又露出了一股惋惜。

钟罄也想不到会是这种结果,他摸着自己的胡渣开始陷入了沉思,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难道真的是自己估算错误了?他转过头再次打量起这座大厅。

“什么?怎么会是这样的?”钟罄突然打了个激灵,表情变的非常严肃,然后用不敢置信的眼光看向了林凤雪。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魔幻玄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