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流年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冲喜进门

更新时间:2019-11-19 11:25:40

冲喜进门

冲喜进门 寻夕 著

已完结 刘弗,许平君 腹黑男主古言小说

冲喜进门是寻夕最新完结的言情小说,主角刘弗,许平君小说故事内容精彩介绍:她不过是母亲用作报恩的狸猫,却注定倾城倾国色。她不过是他的糟糠之妻,却为他倾覆生与死。倾其一生,她为他三入未央。终至一世,她为他百般周旋。却为何,得来的却是杀身之祸?他曾是落魄的皇曾孙,更是君临天下的帝王。舞勺之年,他把她放在心底默默爱护。舞象之年,他把她娶回椒房万般恩爱。然而却在一片血色弥漫之后,他失了她……生,他为她许下故剑情深。死,他为她许下南园之约。一条命,一段恩情,一世缠绕。一代君王,一朝国母,一统天下。

精彩章节试读:

也许,这红墙碧瓦之地,她真的不该来。

仰首望着星罗满空,许平君踏空的脚丫一起一落闲晃着,轻轻划过水面。

白天的平湖是寂静的,到了夜晚,便愈发的凛人。

没有离开,甚至没有踏出椒房殿,她在平湖边的怪石上坐了下来,半晌不知所作。

师兄就站在她身后,从她坐下到此刻,一直未移过步伐。

“师兄,你不回浮灵山了么?”她未动分毫,只是低声问着。

尘未天却没有言语,连动也没有动,只听到衣料间被风带起磨擦的沙沙声,很细微,她却听得清清楚楚。

在皇后寝殿时,她却没有听到病已与师兄两人到来的脚步声,她未听师兄的声音并不奇怪,而病已的轻功已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却着实让她惊讶及喜悦。

“师兄,你在生气。”只在生气的时候,师兄才会对她不理不睬。

风从她后方吹来,伴着一声微乎其微的叹息涌入她的耳中,她欣然一笑,“师兄老是叹气,可是很容易老的哦!”

尘未天勾起一抹浅笑,这丫头就会胡言乱语逗他开心,可她何曾想过他的心情却是与她紧密相连。她喜,他便开心。她忧,他便阴云满天。

一件满是清香的白衣披上许平君的肩膀,遮去她破了好几处的黄门衣裳,尘未天腕言轻道:“与师兄回浮灵山吧。”

许平君摇首,“平君尚有爹爹与娘亲要奉养,不可与师兄回去。”

“莫非无一丝为他?”

若说没有,那是她自欺欺人。若说有,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其中的缘由。

“师兄,这是为何?”

听着许平君迷惘的话语,尘未天欲言又止,一同望向天际尽头处的星芒,道:“师妹可是喜欢他?”

“喜欢?”低首,许平君脑海里一片云雾茫茫,“何为喜欢?”

“见到他时,你会开心;不见到他时,你会想念。”

许平君低声重复着,闭上双眸,不由自主地想起她与病已相处时的一言一行。

少顷,她睁开双眸,迷惘的眸有了些许清明,“平君也是喜欢师兄的。”

也?果然!

尘未天抿紧稍显干涸的唇,他并不讶异这个结果,但心仍是一突,似乎在瞬间被掏空,绞心之痛缓缓延蔓至他的全身,薄唇艰难地轻启:“两者是不同的……”

“嗯?”许平君不明白那有何不同,正想向师兄问个明白,身躯蓦地一僵,没有一分停滞,她跃身直起,身影在刹那间离了湖边,迅速往椒房寝殿而去。

“就知道一定会出事!刘病已,你还真是没用!”抱怨归抱怨,尘未天的身形迅速追随其后。

皇后寝殿完全笼罩在一股强大的妖气之中,入了寝殿,妖狐仍未出上官皇后的躯体,却已现出九条狐尾在其身后显尽妖娆。

殿内的角落里,刘病已已将近昏迷,紫色的深衣染满了腥红,血丝从他的嘴角潸然流下,阻神锏已被丢至他十步之外的殿柱旁,不时闪耀出乌光,似是哀鸣,更似是不甘。

“病已!”许平君惊呼,身形迅速移至角落,却在半途教一把狐火拦住!她敏捷闪过,掌间祭出一团红火攻向妖狐。

妖狐亦不弱,旋身一转闪过红火,待看清红火为何物时,她大惊低呼:“地狱之火!”

许平君没有闲情理会妖狐的惊愕,一把扶起半入昏迷的刘病已置于怀中,眸落于他*前的爪痕,被嘶裂的深衣下缓缓冒出血丝。心疼之余,她即时动手结印,迅速施以灵力止血,再护住他的心脉。

指腹轻抚上他嘴角涌出的腥红,在许平君身体内的某处,一股陌生的力量开始蠢蠢欲动,那是什么她并不在意,幽幽唤道:“病已……”

经过治疗后的刘病已已恢复了些许神智,听着许平君的轻唤,他欲掀眸,却努力了半晌仍是徒劳无功。

嘴角指腹的温暖触感,轻软的柔音是他所眷恋的娇柔,只是失去了原有的灵动,换而之满是忧虑伤悲。

他多想睁眸告诉她,他没事……没事的……

刘病已嚅动着嘴唇,许平君听不清他说什么,却看懂了他的唇语,“我知道……我知道的,但我不会原谅……”

尘未天随后而至,睨了一眼角落里的两人之后,嘴里默念,一柄长戟即时现于他右手之中,举戟指着寝殿中央已现出原形的妖狐,喝道:“妖狐,上次你百般求饶,我念在你有心悔改,便只是封印了你,让你现出原形而不得再食人心!而今你道,我应如何处置于你?是取了你的千年修为?还是毁形灭丹让你永世不得轮回!”

尘未天甫入殿,妖狐便已知道自己终是在劫难逃,当下咬死牙关,周身蕴满妖力,想着作最后的困兽之斗。

尘未天冷笑,“不知好歹的孽畜!”

一触即发之际,一道娇柔的声音插入尘未天与妖狐之间的对恃,“师兄,让我来!”

四目望去,披在许平君肩上的白衣已滑落在地,划了好几道口子的两边宽袖无力垂下,左手攥拳,右手紧握弯镰,半丈高的凰无挡去了半边娇容。

她敛着眼帘,嘴角微扬,周身覆着一层愈来愈强的白光。

妖气?

糟了!

妖狐诧异,伴着一抹惊喜的笑。

尘未天清逸的面容已然变色,始终怡然的心境在此时顷刻瓦解!

许平君慢慢逼近一脸莫名的妖狐,无视于一头如丝的乌发不断在黑与白之间变幻,她噙着笑缓步轻行。

“师妹,不可……不可!”尘未天挡住她的去路,却在她抬眸之际望进一双妖瞳——炙红似火的血瞳!

白发血瞳!

师妹竟是妖界狸猫妖族至高的祭司灵女!

“师兄不要挡我的路,好么?”风轻云淡的声音带着小小的笑意,许平君笑得极淡,却极媚!

尘未天僵立在地,由着许平君从他身侧走过,浓郁的妖气渐行渐远,直至仍附在上官皇后身体内的妖狐面前,她眨动着一双血瞳,笑逐颜开:“九尾姐姐。”

妖狐怔愣,乍听许平君的轻唤凛然一颤,她想退开,步伐却已不听使唤。

这一声叫唤,眼前的披发少女唤得很甜,亦笑得极为灿烂,她却莫名地感到恐惧,从脚底延伸至毛发的冷寒。

“你想要病已的心么?”许平君横起弯镰,低眸看着凰无,手指轻轻划过镰刃,低语:“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师妹!”尘未天想靠近,却在她身后不足三步之处被凰无弯镰自设的结界给弹出回来。

“妖狐!纳命来!”蓦地,许平君阴沉着脸大声喝道,弯镰祭出直取上官皇后首级!

弯镰祭血,凰无嗜命!

尘未天怔愣在地,三魂六魄已失了过半。当他看到鲜红的血沾满镰刃,当它发出妖异的光芒之时,他便知一切为时已晚!

凰无本是天、冥、人、妖、魔五界之外聚千万年之灵气所蕴孕而生之物,非神非魔,亦纯亦邪,无垢无净,是遇神成神,遇魔为魔,但无论成了什么,它的威力均足以毁天灭地!

而五年来,师妹在浮灵山习法,亦在阴阳榻上睡了五年。

师父为了让师妹人妖相融,不至于人妖相抵而抽+搐至死,不仅让师妹睡于素有净妖取灵的阴阳榻之上,且教与师妹玄门法决用来牵制其体内的妖气。

整整五年的时光让师妹体内的妖魂有所净化,却终究未能达到人妖相融的最佳境界,若不是师妹吵着闹着要下山承父母膝下,以尽为女之孝道,师妹必定还要在浮灵山上待上个五年十载方可。

师父命他随之下山,便是心存此等疑虑。除却送来心丹之外,更要阻止师妹体内的妖魂出体的机会。

然此时此刻,他已负师命!

妖气四虐,红火连连,殿内一片狼籍,尘未天看着在殿内打得不可开交的许平君与妖狐,心中思索着如何方能让许平君冷静下来的方法,睨至殿内角落里的刘病已,想起师妹一入殿便扑至角落时的神色,心一沉,瞬间已有所了然。

快步移至角落里扶起刘病已,尘未天细看一番他的伤势之后,便从袖中取出一个瓶子,一颗黄澄澄的丹药迅速喂进刘病已的嘴里。

吞下丹药后,刘病已慢慢苏醒,睁着双眸蒙蒙胧胧地看清了眼前的一张玉般的面容,“未天,小平君她……”

“你醒了便好!如今可阻止师妹妄增杀孽的人,唯有你了!”尘未天压下心中的焦虑,阴沉的神色微缓,对着清醒过来的刘病已急道。

顺着尘未天的视线看去,刘病已看向寝殿的另一端,附在上官皇后身上的妖狐正与一抹满头白发的身影一追一逐,全力斗法!看着那狠着冷酷,招招直取妖狐性命的白发少女,刘病已被自己心头的一个念头骇得喘不过气来。

“未天,小平君呢?”他颤声问道。

“你看到的便是师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小平君她……”

“刘病已!”尘未天低斥,同望向周身满是妖气的许平君,细分个中历害:“此时不是解释的时候!如今至关重要地是必须让师妹身上的妖气尽快褪去,否则要真的杀了上官皇后,此中牵连何止百条性命!”

“妖气?”刘病已不可置信,那浑身闪耀着白光的白发少女竟是他的小平君?小平君明明是凡人,怎会有妖气?!

“刘病已!我说了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尘未天大声喝道,双手摇晃着清醒后浑浑愕愕的刘病已,希望能把他摇醒。

“那……该怎么办?”

“阻止师妹!”

猜你喜欢

  1. 腹黑男主
  2.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