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流年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绝命盗墓记

更新时间:2020-09-10 18:33:01

绝命盗墓记

绝命盗墓记 沧海难为水 著

已完结 强子,伍子 灵异恐怖腹黑男主热血爽文

主角强子,伍子《绝命盗墓记》是沧海难为水最新完结剧情极佳的悬疑小说,主要讲述了1963年。一个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墓穴里。三个盗墓贼做在棺椁边上。一个年青的说道:“开不开?’我心说还不如不见了,死的人全死了,我站在繁华的大街上面,看着人来人往以及每个人露出的笑脸,心说,如果这些人遇见了须弥山里面我们遇到的事情,他们还能笑的出来么?我想,这些事情应该就成了我的过去式了。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一个接一个下到了墓道之中,感觉没有在上面安全,大奎是死也要跟着我们,而我们还要看着刘成,万一在甩下我们跑了伍子没准真杀了他,而刘成则是一副啥都不在乎的样子。

伍子看了看四周,那个粽子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按照伍子的意思就是先下手为强,趁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时候提前做了他。

伍子一直跟在刘成的后面,刘成对这个墓室的了解几乎为零,但是比我们有经验,这条墓道实在有点长,走了半小时还没有到头,不知道古时候的人怎么挖的,竟然还有夏时期的产物,按照刘成的话说,就是没准在最初修建的时候是在夏商周的时候修建的,那时候已经有了十分完善的墓葬学,而且在那个时候是充满神话的年代,所以我们不必当真,要是真的有神仙你怎么没见过?

我不禁哑然,夏商周的历史追溯到了尧舜禹黄帝炎帝了,那时候的传说差不多都是什么神仙奇珍异兽之类的,就是炎黄子孙的老祖宗,不过那时候的东西东西古人遐想出来的,把猪头安在蛇上面就是龙,随便找一个头安在其他动物上面就是什么什么神什么什么神的,不可信的。我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之后。伍子看了我一眼说道:“你怎么解释虚耗?”

见我不说话,刘成却说虚耗那东西就是古人追求长生的炼丹时期的不合格产品,说白了就是死了又活了的人。伍子还想说确实有些鬼神之类的。刘成却摆摆手表式他不想听。

我拿起对讲机,又调了调频道,再也没有声音从对讲机里面传出来,这个墓道非常的长,我们走了很长时间,走路的时候刘成告诉我们这个墓葬是一个西域的藩王的墓葬,不过这里面竟然有夏时期的产物,你知道竹简上写了什么?我摇了摇头说我怎么会知道。刘成看了看四周对我们说道:“竹简上面写这里是尼雅国的墓葬,竹简上说尼雅国的国君本来是因为受伤太重而生命岌岌可危,但是他们却在地底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我问道什么秘密,而伍子却说是不是有他娘的发现这底下有夏时期的产物?

刘成喝了一口水,淡淡的对我们说道:“尼雅的国君当时要在这底下修建一个陵墓,但是他们在这底下发现了神迹,那时候每个少数民族的国家都有一些巫师,一个叫显的巫师一口认定底下是一片虚无的地方,内有灵丹妙药服用可得长生。国君当时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棺材里面,便命令显带三千奴隶无论如何也要找到灵丹妙药,显带奴隶下去之后边改造陵墓,边找灵丹妙药,他们进入到一个类似祭坛的地方,但是竹简上并没有说祭坛如何如何,只是说显最后找到一片虚无的地方,他们竟然发现了神迹。”

我看了看刘成问道:“什么神迹?”

刘成却对我们说道:“后面的事情那个带眼镜的没破译出来,不知道是不告诉我还是真的破译不出来。”

我不禁摇摇头,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脸,心说这刘成不是忽悠我们?

一旁的伍子突然对我们大声叫道:“这他娘的到底什么地方!”

我心说怎么了?向伍子指的地方看去,我差点没有站稳,感觉自己的语言有点语无伦次,前面的东西竟然是排成一排的非常有规则的背对着我们,伍子咽了一口唾沫,把雷管拿在手里,看见上百的粽子谁也不会平静下来,伍子悄声对我们说道:“爷几个,阎王爷点名了,看看四周有没有什么东西,找个比较安全的地方我们还能多撑一会!”

大奎差点晕了过去,扬子腿都发抖了,这时候刘成却悄声对我们说道:“看他们现在都没有动,我们悄悄的走过去,这里应该是夏时期陪葬的尸体,我们悄悄过去应该不会打遭遇战。”说罢让我们跟着他悄悄向前走去。

我看了看四周的粽子,他们的头比我们现代人的头大很多也高一个头而且身上穿的盔甲烂的就成一张纸,并且他们都向着青铜门的方向,像是在行军,我们几个人跟做贼一样,生怕吵醒了墓穴之中沉睡千年的墓主。

扬子看了看这些站了几千年的人自言自语道:“我们要是把这个带出去能卖多少钱?”

伍子没好气的说道你要是敢卖我保证,纪检对你说,走,我请你喝咖啡。

这时候刘成对我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们全都闭上了嘴,我们在这些粽子的旁边慢慢的穿越过去,刘成让我们什么都不要瞎动,万一有机关什么都玩完了。

我们一个个非常小心,这时候我们看见前面竟然又是一个门,伍子激动的道前面肯定是主墓室,他娘的走了这么久终于看见主墓室了,赶快拿上东西走人,我比较赞同他这句话,什么主墓室什么什么的跟我没有关系,我只想我这一趟别白来,我手机也报废了,要是一个手机钱都没赚到他娘的我就把扬子扒皮抽筋做成装饰品。

刘成走到大门前面,对我们说道:“看来这大门还是青铜的,他娘的西域全是未开化的西蛮子,绝对不会制作青铜,而且看这门的年龄起码比汉代要早,怎么弄开这大门还是问题。”

伍子敲了敲这大门,对我们说道:“实在不行我们开一个大洞,不是带炸药了?你们全给我起开,我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炸药祖宗!”说罢拿起炸药准备爆破

我拉住伍子伍子看了我一眼说干啥?我对他说道:“你要是弄炸药我没意见,但是你要是把这些粽子弄起尸了就算你打开了大门我们也没命进去。”

伍子挠了挠头对我大叫道:“那你说怎么办,你的意思是不是咱们拿着铲子直接在这大门上挖一个洞?他娘的要是那样明年的今天你都进不去!”说罢找了一个地方坐在那里郁闷起来。

这时候刘成拿出一个类似钩子的东西,对我们说道:“古时候的门都有一个顶门杠我们用这个钩子从门缝里面塞进去,把顶门杠推开门不就开了?”

一旁的伍子听到这个方法一拍大腿,对我们说道:“他娘的还是刘成有办法,赶紧干,弄完之后拿着明器回家打麻将。”

刘成慢慢的把钩子塞进门的缝隙之中,我看他的慢慢吞吞的动作有点着急,就在此时,刘成好像找到什么一样,用手加力,我听到大门咔嚓一声响,自己打开了一个缝隙,刘成笑着说幸亏我没有猜错。

这时候伍子把门推开了一点,紧接着又是一个机括运作的声音,刘成听见这个声音竟然有点慌张,对我们大叫道:“遭了!这个大门后面有机关!”

伍子看了看四周说道:“刘成你是不是想多了?你看这四周都是岩壁,就算是有机关顶多就是丧魂钉,还能给我弄一个毒烟流沙出来?”

刘成没有答话,脸色越来越难看,眼睛一直盯着那些站了几千年的尸体,我心说那些尸体还会动?顺着他看着的方向看去,什么都没有,心说刘成吓唬我们?这时候突然响起了一阵号角的声音,那些尸体突然像是听到什么号召一样,身上发出类似于玻璃碎掉的声音,刘成脸色刷的白了,对我们大叫:“快到门里面!”

伍子第一个进去,而大奎长得比较壮,门又比较小,把大奎卡在那里,刘成看见这种情况气的发抖,用力踹了大奎一脚把大奎踢了进去,这时候我发现那些尸体竟然在动,心里暗道苦也,这时候刘成停下来看了看那些尸体,尸变的迹象已经非常明显。便深吸一口气也钻了进来。

刘成钻到青铜门内让我们把门在关上,我们费了很大的劲也没有关上,这时候透过门缝看见那些尸体竟然向我们这里走了过来,走路的方法十分奇怪,以一种前脚尖着地的方法,刘成看见这种情况几乎抓狂,对我们大叫:“跟着我跑!”

伍子不愧是参加越战的老兵,跑的比刘成还快,我心说这伍子他娘的没准是当的逃兵,要不怎么跑这么快?

而大奎边跟在我后面我听见他几乎带着哭腔问我:“强子哥那到底是他娘的什么东西!”

我对他大叫我怎么知道!我问最前面的刘成那些尸体怎么还会尸变?刘成边跑边对我们说道:“他娘的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实在不行你问问那些粽子!”

这时候我感觉那个青铜大门似乎又被挤开了一点,‘吱呀’的声音刺激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神经。扬子一听这声音跟打了兴奋剂一样跑的特快,这时候跑在前面的伍子突然停了下来,我心说这人是傻了还是怎么?跑到他身边一看,见他摆着手对我们说道:“不行了,不行了,没气了,操他爷爷的跟他们拼了!”

扬子在这个时候大骂伍子:“你他妈真傻还是装傻?一个粽子就够我们和一壶的了!那是一群,一群!我们都不够他们喝一壶的!”

这时候刘成看了看我们,又用手电看了看上面,对我们说道:“我们爬上去,他娘的粽子不会爬高,上面应该有支撑用的屋脊,我们到那上面就暂时安全了,说罢蹲下让我们踩着他的肩膀上去,岩壁不是很光滑,上面一些凸起的石头是垫脚的好东西,我几乎不费力气就爬到了三米高,这时候扬子也爬了上来,照了照四周,对下面说道:“刀疤哥说的对,上面有房梁,你们快上来!”

我看了看上面的房梁,离我差不多两米的距离,我看他们几个也往上爬了上来,我和扬子便爬上了房梁,这时候伍子他们也爬了上来,紧紧的抱着房梁,我们现在只能希望那些东西不会跟着我们。

这时候我看见我身边的墙壁动了一下,我心说我神经太紧张出现幻觉了?我慢慢了摸了过去,想确认一下是什么,这时候那‘墙壁’突然飞了起来向着我攻击过来,我在房梁上行动不便,勉强躲过了一击,而我的肩膀却被划了一道口子,伍子看见这情况骂了一声娘,拿起枪就开枪,我能清楚的看见子弹旋转时的火花,那个攻击我的东西随着一声枪响掉在了房梁上,第一眼看是一个有翅膀的东西,我心说这什么东西?而伍子看见这东西立马对我说道:“这就是我哪会遇见的!”我揉了揉自己被划出一道伤疤的肩膀,走到那个类似鸟的尸体旁边,发现这东西竟然有两个头,头像我们之前遇到的虚耗,不过这头还有点小,一旁的扬子看见这个啧啧两声,问道我们把这带回去你说那些有钱人,例如煤炭张啊,老板李啊,钻石王啊,古董邓啊,他们会出多少?

我对着扬子说他们会把你打出去并且对你骂道从哪弄来一个这么丑的东西忽悠老子,当老子真傻假傻,他娘的拼了一个棒槌就敢对我说是史前动物?扬子呵呵笑了。

这时候刘成闻了闻那个东西的血迹,对我们说道:“是鬼车。”我心说这鬼车是什么东西,正要问一个明白刘成突然让我们不要说话,对我们说道:“那些东西来了。”

我向下看了看只见那些尸变的大脸尸体竟然是一种很整齐并且很奇怪的姿势走过来,前脚尖着地,不过他们的目标不是我们,而是前面的黑暗。

猜你喜欢

  1. 灵异恐怖
  2. 腹黑男主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