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流年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相公这厢有礼了

更新时间:2020-09-10 16:42:31

相公这厢有礼了

相公这厢有礼了 馨儿 著

已完结 司马荣狄,李桃儿 腹黑男主古言小说

《相公这厢有礼了》是由馨儿创作的言情小说,讲述了主角司马荣狄,李桃儿之间的精彩故事,她是叛臣之孙女,他是皇上的三皇子,当皇上一声令下去抄她家,犹豫和彷徨,不论接下来面临什么,但毅然选择了救她。她聪明多才,单纯倔强,他冷漠柔情,沉重睿智。鲜明的差异横亘在中间,他们的路如何走过?博学的王爷,好色的太子,咄咄逼人的郑宛如,狂求权力的皇后……真是阴魂不散。猜忌陷害追杀……他们相爱,能否相守?

精彩章节试读:

几只蚂蚁正在觅食,它们爬山涉水,翻山越岭,都没有找到猎物,李桃儿从屋里拿出一个苹果,放在嘴里咬了几口,伸手抠下一颗苹果肉放在一只蚂蚁的必经之路上,很快,蚂蚁发现了天上掉的馅饼。开始努力地往回拖,李桃儿又抠下一颗大的苹果肉,放在另一只蚂蚁面前,蚂蚁上前闻了闻,开始使劲拽,可是拽了很久,美味的食物都纹丝不动,于是它折返身,按原路返回,看见一直蚂蚁就上去一阵厮磨,于是,很快就有好几只蚂蚁聚集起来,大家齐心合力将食物搬回了洞口,可是食物太大,洞口太小。李桃儿决定帮他们一把,拿起食物抠成两半。

桃儿,你在干嘛呢?”

李桃儿抬起头,看见司马荣羽正蹲在她身前的不远处,奇怪地看着她,“你在跟蚂蚁玩啊”

李桃儿不理他,继续看着蚂蚁,他们已经搬进去一块苹果肉,正在搬另一块。

“桃儿很闷吧,想不想出去玩”司马荣羽站起来,看着王府外。想起渭城书院外的小洞。和那个穿着男装依然迷人的女孩。

李桃儿没有理会司马荣羽,心里在琢磨司马荣羽的话。

“你给我讲一个蚂蚁的故事,我带你出去怎么样”

李桃儿看着他,猜测他话里的真实性,“带我去那里

“梅鹤行馆,你还没去过呢!

李桃儿雀跃起来,“真的嘛”

“真的,我不骗桃儿”

“好啊,我给你讲蚂蚁的故事,你要带我出去玩,还有……我以后也要出去玩”

他看着她开心的脸,觉得生活多么美好,所有的一切都敌不过她灿烂的笑容“还有什么”他宠泌地问

“还有,我为什么要一直被关在这里,我给你讲了故事,以后你也要带我出去玩”她一脸希冀地看着他。

”好,我以后带你出去玩,去你想去的地方”司马荣羽看着李桃儿的眼睛,认真地说

“好耶,那我给你讲故事吧,我也不记得自己是从那里看来的了”她歪着头想了一会儿。

有一条鲤鱼,腾空一跃,想要跃过那道高高的龙门,结果一不小心掉在了堤岸上。堤岸上落满了枯叶,鲤鱼蹦跳着往下滑。枯叶在保护它鳞片的同时,也妨碍着它的前进。鲤鱼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艰辛的努力。没多久,那条鲤鱼遍体干燥,呼吸困难,筋疲力尽。也许,它自觉回河乏力,就放弃了努力,鼓动着腮帮直挺挺地躺在枯叶里。绝望地等待着死神的来临。

这时,一群蚂蚁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议论卡埃来。其中一只蚂蚁道‘这条鱼完了,再也回不到大江大河里了’“是呀,命运给它安排的最终结果,不是让路过的人捡走,就是让猫狗叼去。”其中几只蚂蚁附和道。

鲤鱼听了更加悲观,一脸沮丧地闭上眼睛。眼角挤出了几滴眼泪。

“不一定。”另一只蚂蚁插嘴道,“我能让它重新回到水里去!”

蚂蚁们先是一阵惊讶,继而是一阵哄笑:“你一点点力气。是想把它驮到河里去吗?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这只蚂蚁不慌不忙道:“不是驮,而是咬。”

蚂蚁们听后,觉得这只蚂蚁的提议很不错,于是,马上有几只身强力壮的蚂蚁跃跃欲试。它们要一起去咬那条倒霉的鲤鱼。它们爬到鲤鱼的尾部,狠狠地叮咬。那条鲤鱼痛痒难忍,一边骂它们残暴,一边蹦跳着想弹掉尾部的蚂蚁。弹来跳去却怎么也甩不掉,只好一次又一次地弹跳。鲤鱼每弹跳一次,身体就往前滑一步。枯叶渐渐地湿润起来,鲤鱼闻到了水草的气息,顿时精神大振,奋力拼搏。往下弹跃。这时,那群蚂蚁赶紧松口,落到了安全的地面上。

那条鲤鱼终于蹦到了河里,摆脱了死神。鲤鱼和看热闹的蚂蚁们顿时恍然大悟,原来不是所有的痛都是坏事。

司马荣羽认真地听完,“我喜欢不是所有的痛都是坏事这句。他看着李桃儿的脸,眼里无比坚定。

李桃儿似为听见他的话,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我要不要换件男装呢”她为难地抬头看着他

”不用,你穿男装还不是一样

李桃儿知道他是在调侃自己,也不生气,现在,能出去玩,就什么都不能让她生气。

“咱们走吧”李桃儿向她招招手,率先朝门口走去,司马荣羽迅速跟了上去。

李桃儿跟着司马荣羽走进梅鹤行馆,里面有很多人,都是穿着学士服装,三人一群,五人一伙的正讨论得起劲,看见司马荣羽走进去,都站起来给他施礼,李桃儿站在他身侧,有一种狐假虎威的感觉。司马荣羽拉着李桃儿上到二楼的一间屋子里坐下。这时,一个男子走进来,后面跟了两个丫头,很快就摆上了茶水点心。躬身退了下去。那男子恭敬地问“王爷,可以开始了嘛”

‘司马荣羽点点头,“你去主持吧,文竹”

文竹领命退去,不一会儿,门外响起一个声音,“大家安静,安静”底下立刻都没了声音。文竹满意地继续道;”王爷已经来了,咱们的文采比试马上开始”底下立刻响起欢呼声,李桃儿向外看去,见文竹正站在二楼的中心位子,身后跟着两位小厮,手里都托着一个盘子,用红布遮住,而底下的人都跃跃欲试,眼睛都看着小厮手里的托盘,一副志在必得之势。

“不知王爷今天出的是什么题目,赏金多少”二楼的一间屋子里传出一阵冷冷的声音,大家都惊讶地看着那家屋子,对于这些整天之乎者也的书生来说,大家从不问赏金,这样太俗,一提钱都降低了自己的身份,虽然到这里来的人都是为了钱,但是谁也不会这么说,都说是来相互学习的,所以大家都瞪大眼睛,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粗莽大汗,这般世俗。李桃儿也是一脸好奇地看着,就这句话,证明这个人不是什么酸腐之人,比底下那些人爽快多了。司马荣羽依然一动不动地坐着。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那个男子道“屋里的公子,如果要比试,请现身相见”屋里走出一个男子,二十一二岁,一身白衣,纤尘不染,看着他,李桃儿忽然想到了米姐姐,这个人,竟跟她有几分相似,一样的白衣,一样的纤尘不染。

“请问这位公子怎么称呼”文竹向他施了一礼。

”名字不过是个代号,我今天来,只为赏金”

底下响起一片谩骂声,什么东西,不要脏了咱们,满身铜臭味”

就是,一个读书之人,还在那里大摇大摆地议论钱财,真是俗到家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开骂起来了。

“切,装什么清高啊”一个声音不屑地响起,却不是那男子的声音,而是一个女声,大家朝声音处看去,见站在王爷身边的李桃儿,那男子也看过来,眼里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有恨,有赞赏,他的目光从李桃儿的脸上移开,看着司马荣羽时,眼里充满了怨恨,好像司马荣羽是个强盗,抢了他最重要的东西一般。司马荣羽站起来。不理会他的目光,大声道“今天的题目和赏金就请文竹先生宣布吧”

文竹轩开身后小厮端着的一个托盘的红布,露出黄灿灿的黄金,所以人都一脸热切地看着,却假装不在意,而那白衣男子却是看了看,脸上是一闪而过的不屑。

“今天的赏金是五十两黄金。都在这里,谁赢了,谁就可以拿走,这是规矩”说着又走到另一个小厮面前,准备轩另一个托盘。

“慢”司马荣羽抬起手。阻止了他的动作,大家都好奇地看着他。

“今天到咱们这里的人,每位都是博览群书学富五车,咱们今天不限学科,就由大家随意出题,回答上了就可以继续出题,回答不上的请先退到外面,最后,谁最博学,谁就可以拿走赏金”

“好”底下的人开始响应。

“那就由我先出题吧”一个青衣书生道。

猜你喜欢

  1. 腹黑男主
  2.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