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流年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冲喜进门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寻夕 2019-11-19 13:55:26

杜县,许家。

在许平君寝居内,刘病已安坐榻前,看着安详入睡的许平君,许久不言。忽闻寝居外院落一记轻响,他侧首透过敞开的窗棂望去,却是什么也没有。

帮许平君掖好被角,刘病已起身而立,这时许夫人推门而入,端着刚煮好的浓汤走到榻前,细看了一眼仍旧熟睡的女儿,疑声问道:“病已,平君到底是怎么了?从昨日让你抱回来至今一直在睡,是否发生什么事了?”

“无事!小平君只是太累了,许大娘莫要担心。”刘病已轻笑道,睨了一眼许家院落外的杨树,“许大娘,病已有事出去一会儿,小平君就交给您照顾了。”

许夫人轻应一声,目送着刘病已出了寝居,回首看着榻上的女儿,眸光慢慢笼上一层忧虑,“要真无事方好……”

穿街走巷,刘病已来到一处荒芜之地,房舍破烂不堪,落叶满地,残花葬泥,片片覆满哀愁,他踏入房舍之内,逐见尘未天立身于房舍矮榻旁,榻上铺了一件白色深衣,一身大红宫装的上官皇后仍旧昏迷不醒,却睡得极为安稳。

刘病已放下心来,残破的瓦片折射下缕缕阳光,暖暖地照在一张苍白却仍旧天香国色的容颜之上,身形微移,他巧妙地挡去光线,静默不语。

“上官皇后已无大恙,你且带她回宫去好生静养一段时日,便会康复如初。”尘未天满身狼狈,连暂为上官皇后铺chuang之用的白色深衣亦是血斑点点。

“妖狐呢?”

尘未天轻晒一笑,“孽畜终归愚昧,你故意激师妹发怒而被扫掉的丹药果真让它拾了去,还真以为是疗伤圣药,却不曾想那竟是逼它妖魂出体的摄妖丹。”

“谢谢你,未天。”刘病已由衷地感激。

尘未天摇首,咽喉突然涌起的鲜血让他无法开口,他不愿让刘病已看到他不堪的模样,转身正想离去,一阵晕眩硬生生止住了他大步离开的步伐,喉底一阵捣腾,一口鲜血哇的一声从他嘴里吐出,染红了满地的尘土,嫣红一片。

“未天!”刘病已大步流星,迅速扶住已摇摇欲坠的尘未天,着急地察看着尘未天几欲透明的面容,“未天,你……”

“无事……”尘未天虚弱地说着,“在设阵捕妖狐之时,为了不伤及上官皇后的性命,我受了妖狐一剑方制住了它……”

刘病已默然,他对于尘未天的情感是复杂的,亦友亦敌,有敬亦有妒。因着小平君的干系,他们可以是友,却同时亦是敌;他敬尘未天的仁义,却也妒尘未天自在飘浮于世外的那种逍遥。

“并无大碍,你不必担心于我。”恍神间又传来尘未天宽慰刘病已心焦的话语,他深知自己的伤势,稍感无大碍之后便撇开刘病已的扶持,继而道:“妖狐已死,我也该回浮灵山向师父他老人家禀报山下的一切,以及师妹体内妖魂的异样,师父兴许有法子能制住妖魂,让其永不复出。”

回想起小平君妖魂出体时的模样,刘病已仍心存惊悚,若尘未天的师父能想出永远制住妖魂的法子,方是永保小平君平安之法,故也不再阻拦尘未天往外的步伐,心中却难免仍有一丝担忧。

终归,在他心里,尘未天已是他刘病已的朋友,曾同与妖狐生死相斗,曾同力护小平君周全的朋友。

待到失了尘未天的身影,刘病已方想起他还未问清楚许平君体内的妖魂为何物!

“罢了,兴许小平君自己是知道的,问她亦可。”呢喃着,他转回榻前抱起上官皇后,跃出房舍直往长安城未央宫。

七日后的午时末刻,许平君方翻然转醒,这其间差点把许广汉夫妇吓得求神拜佛,若无刘病已不断的百般安抚,他们差点以为又将失去独女!饶是如此,心中却仍担忧得很,直见到女儿安然醒来,二人方定下心来。

待许广汉在厨房忙活了一阵,许夫人到庙里回愿之后,许平君又不见了踪影,二人面面相觑之余,隐隐知道女儿与刘病已暗中定是瞒他们二老许多事情。

“夫君,平君她……”

“夫人莫忧,有病已在,平君断不会有事!”

若无许广汉的这一句安抚,许夫人兴许还不会多想,以至忧心如焚,思虑再三,她终是道:“夫君,平君已年十一,是否该为平君觅一户好人家了?”

许广汉不解,看着妻子满面的忧心,片刻讶道:“夫人莫不是在担心病已与平君……”

“是!”许夫人直言不讳。

“就算如此,又有何不可?”许广汉自小看刘病已长大,当视若亲子,若能亲上加亲,他是求之不得,却未料妻子竟是如此抵触病已与女儿的亲近!

“有何不可?”许夫人不可置信地盯着许广汉,“夫君,病已虽是武帝嫡亲血脉,却也是挑起巫盅之祸的先戾太子之孙啊!”

“巫盅之说纯属无稽之谈!戾太子生性仁恕温谨,岂是歹毒忤逆之辈!”许广汉低喝,不悦之情溢于言表。

“是!武帝晚年不也深知自己冤枉戾太子了么?但那又如何?昔日皇曾孙甫呱呱落地之时,是何等风光!如今荣辱俱随风而散,刘病已不过是往日曾孙,今日浪子!”许夫人说得激动,眸中已是泪光点点,见许广汉默言不语,她心知已说动了自己的夫君,接而动之以情:“平君自小遭难,好不容易得上天垂怜,得道长指点方安然活到至今。你这当爹爹的就舍得让女儿跟着病已朝不何夕么?”

许夫人言语激动,不外乎一句话——刘病已与许平君绝无可能!

许广汉虽对刘病已喜爱至深,但又听妻子说得有理,一时无言以对,转身一声不吭地踏出女儿寝居,满面忧愁。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微信阅读

章节 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