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流年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冲喜进门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寻夕 2019-11-19 13:33:03

东方鱼露微白之际,或从正殿,或从侧殿,四面八方的宫人黄门鱼贯而入,宫延侍卫更是汹涌而来,弹指间已然把皇后寝殿围了个水泄不通。

少帝为首,面容喜悲不露,眉峰紧锁。

显然未曾想过,他指派许平君到椒房殿一举竟会引来如此祸端,更未曾想过他心中的人儿竟让妖狐附了身!

但无论如何!

刘弗背手而立,眉目凛然,沉声喝道:“许平君,朕不准你伤了皇后一分一毫!”

正与刘病已、尘未天打得难舍难分的许平君闻言飞身翩然落地,凌厉的攻击暂缓,让几乎被逼至死角的两人得以*@。

她执镰回首,刹那间乍闻连连抽气声,彼起彼落。

一双血瞳扫过椒房殿中突然闯入的宫中侍卫,似是欲燃尽整座未央宫方可罢休,毫无武艺傍身的宫人黄门早已退至殿内,随时候命。

她的眸最后落在中央一身玄服龙袍的少帝身上,轻声问道:“陛下说什么?”

“许平君,朕不准你伤了皇后一分一毫!”刘弗敛起惊骇的龙颜再次复道,坚韧的眸光落于许平君身后那一身狼狈的大红宫装,慢慢盛满忧虑。

他虽是九五至尊,但此时的许平君已是如鬼似魅,令人心寒,能否安然救下皇后,他心中着实无一丝的把握。

刘弗不觉望向寝殿殿柱旁的刘病已,在看到刘病已焦虑却又无可奈何的神情时,眸中的希冀尽数殆尽。

“不准?”这话好熟悉?许平君四下寻觅,终于在她左侧的殿柱旁看到已护在妖狐身前的刘病已,妖红的瞳闪着疑惑的眸光,“病已也不准我伤她一分一毫么?”

“小平君,现在便与病已哥哥出了这未央宫,可好?”刘病已轻步上前,柔声哄道。

自他清醒过来,便与尘未天连手阻挠小平君招招直取妖狐性命的弯镰,却只能守而不得攻。他的武艺不及小平君灵力只能落于后方,设法护上官皇后的躯体周全,而小平君的灵力虽在尘未天之下,却因她体内的妖性被激发出来而灵力大盛,更因他不舍伤及她一丝毛发而处处受制!

刘病已与尘未天心知肚明,他们并无十分的把握能抚下许平君的妖气,更无十全的能力能安然救下被妖狐附了身的上官皇后。

许平君歪了歪螓首,缓缓笑开,煞是天真无邪:“好啊!待我杀了这妖狐,我便与病已哥哥离开这红墙碧瓦之地!”

语落,右手弯镰挥起,欲再次挥向妖狐。

刘病已大惊,祭起阻神锏继续护于妖狐身前。尘未天手执长戟,亦全神戒备。

妖狐一双媚眼流连于自始至终护她周全的两名男子,心情大好,不禁娇笑连连,“臭丫头,你是伤不了我的。看来,我选了上官小妹这副躯体还真是选对了!”

“病已,师兄!你等二人快些给我让开!否则我不会再手下留情!”许平君喝道,同时身随声动,弯镰直逼挡于妖狐跟前的刘病已。

招势狠着不留余地,她的心中却着实不愿伤他!

刘病已原地不动,眸中映着她欲取他性命的弯镰,手中阻神锏半分不动,心神恍惚。

若是他死在小平君镰下,是否便能让她恢复原来的小平君呢?

尘未天见刘病已手中握锏,却是不守不攻,也不执锏挡住许平君凌厉而至的弯镰。他身形一动,执长戟正想化去许平君的杀招,却听得少帝的一声大喝。

“给朕拿下许平君!”刘弗心系上官皇后,见状即时大喝。

众侍卫领命,早已备好的弓箭轮番上阵,弹指间如闪电般的利箭齐齐射向许平君,却在触及许平君周身的白光之际,顷刻化为粉末消于无形。

想杀她?已逼近刘病已及尘未天两人的许平君随即回首,双眸睨向身后的弓箭侍卫,怒喝:“找死!”

刘弗触及许平君那盛满妖气的血瞳时,寒气从他脚心油然而起,周身不禁一僵。

“护驾!”金赏大呼,与金建一左一右同时把少帝护于身后。

足足数百名的侍卫齐涌而上,齐齐把少帝等三人护于身后,看着如妖似魅的白发少女一镰挥来,众人均面露骇容,手中长茅止不住地颤抖,却又不得退开半步!心中无不呜呼哀哉连连。

“不好!”尘未天低喝一声,长戟已然被他收起,步伐迅速移位挡于众人面前,稳扎马步,结起手印,一道蓝光铺开隔于众人之前,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及时挡下许平君一镰劈来的妖力。

众侍卫吁出一口气,总算逃过一劫,心中满满是对尘未天的感激。

岂知,许平君眸中血色愈浓,手中弯镰红光更盛,举镰连扫几招,犹如千军万马直袭以尘未天为首的众侍卫。

尘未天全力抵挡,他的修为本在许平君之上,无奈凰无血祭开封之后妖力大增,历经三个时辰的进退两难,他已心生疲惫。此时又接下许平君蕴满妖力的连连数镰,他更是灵力大损,渐渐力不从心。

刘病已全然看在眼里,此时他应尽快带着陛下离开椒房殿以保少帝安然,但他又不能丢下上官皇后,让妖狐得以逃脱。一时间,他只能干着急而苦思不出法子!

此时,听得尘未天大喊:“刘病已,快带陛下离开椒房殿,我已抵挡不了多时!”

刘病已睨了一眼身后的妖狐,再瞥向执意取尘未天等人性命的许平君,当下做出取舍。未天说得对,无论是上官皇后抑或少帝,均不可因小平君而伤了分毫,否则牵连甚大,许家更是难逃诛连死罪!

刘病已奔向少帝等人,妖狐没了他的牵制,即时化为一道光芒逃逸。

许平君眸微斜,眼尾睨到那已出未央宫的狐影,冷哼一声:“就算你逃得出这诺大的未央宫,也绝不逃出我许平君的手心!”

“住手!师妹!”尘未天大声斥道。

岂料许平君一字未曾听入耳中,只见她翻手结印,一道白光击向尘未天用来护于众人身前的蓝光,顷刻破去,蓝光随之消逝。

尘未天大骇,却未来得及再次结印,许平君举镰又是一击,妖气瞬间铺开盖地袭卷而至,弯镰挥出的红光横扫众人。

尘未天身挡在最前方,虽早有察觉闪得及时,但仍是难逃妖气侵体,一口鲜血哇的一声吐出,长戟着地,撑住他五内俱创的身体。

抬眸看向众侍卫所在之地,只见寝殿内俱毁,侍卫躺了一地,均已气绝死于妖气之下。

寝殿内,一片死寂。

他还未回神,逐见一抹娇影疾速闪过他眼底,“师妹!”

尘未天随之出了寝殿,却只来得及看着一头白发的许平君闪出椒房殿,叟须间,已失了她的踪影。

少帝因早让刘病已护出殿外,是以只受了些许妖气波及而陷入昏迷,而金侍中兄弟却因始终护在少帝身前,比之少帝的伤势又要严重些,虽不至于命丧当场,却也遭到重创而昏死了过去,三人均无性命之忧。

刘病已见少帝及金家兄弟均为无恙,而步出殿内的尘未天虽是身受重伤,却无大碍。

心中挂念许平君的他转身便欲离去,此时听得尘未天说道:“妖狐是往长安郊外的方向逃窜,师妹追了去,上官皇后怕是凶多吉少!”

闻言,刘病已心中一紧,“小平君已妄杀太多生灵,现如今绝不能再让她伤了皇后娘娘!”

尘未天颔首,道:“我也去。”

“你受了如此重的伤,还是……”虽然少了尘未天,刘病已心中更无把握。

“不见师妹安然,我放不下。”

刘病已默然,尘未天的担忧何尝不是他的心情?转眸斜睨了一眼在他们身后昏迷的刘弗,若是陛下醒着,怕也要随之其后。

只是,尘未天挂念小平君,陛下挂念小妹。

而他,却是两者皆为挂心。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